屏东战俘营应赋予当代意涵

时间:2020-07-07 作者:

糖业过去在日本时代曾是南台湾最重要的经济活动,如今走在屏东平原上,还可以深刻感受到盛况,斑驳的七分铁轨、糖厂的日式建筑、神社、诺大的甘蔗田等等,还有南部曾经流行过吃田鼠,就是因为啃甘蔗的老鼠,其肉质特别好吃,记忆所及,曾看过一堆人在田里捉老鼠,看着人们追着老鼠跑真是有趣。

屏东战俘营应赋予当代意涵

在诺大的屏东平原中,隘寮溪沿岸地带在过去其实是砂石之地,不适合种植高经济作物甘蔗。在日本时代,官方为了整理出更多土地好种植高经济作物,文献比较多记载的除了林边溪沿岸地带的整理,让林边溪沿岸从此不再洪水氾滥,也在日本时代开始成为高生产力的产区外,另外一处就在隘寮溪沿岸。

为什幺要讲到隘寮溪沿岸过去是砂石之地呢?日本政府当时希望整个屏东平原都能够成为高生产力的产区,藉由种植高经济作物输往日本以因应工业日本的发展,而林边溪沿岸的成功开发经验,让日本政府更积极投入开发工程更艰鉅的隘寮溪沿岸,而隘寮溪沿岸的开发从历史上来说是特殊的,它在日本政府开发的同时进入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年代。

1930年代的屏东平原,是日本最重要的糖业产区,多分布在屏东平原的南侧,屏东平原的北侧因隘寮溪沿岸每到夏季定期的洪水氾滥仍是一大片荒芜地带。1937年日军正式入侵中国后,日本本土的糖业在战时更显得重要,也直接促使日本政府重视隘寮溪沿岸的开发。二战时期,隘寮溪沿岸已经在日本政府投入经费下加紧开发,为了就是清理出更多无主土地好让隘寮溪沿岸成为日本重要的农业产区之一。

进入1940年代,随着战事扩大,日本与盟军的战线延伸到东南亚等国,在这个背景下,日军进逼下,盟军节节败退,在新加坡战役受日军俘虏的士兵有一部份被送往日军在屏东开设的隘寮战俘营﹙へいとう,捕虏监视所﹚,这个战俘营是日本在台湾设立战俘营的第三分所。同时,隘寮战俘营(在六堆客家园区附近)也是日治时期东南亚最大战俘营。

日本政府在屏东平原成立东南亚最大战俘营的用意,就是想透过压榨战俘的剩余劳力,清理出更多可供种植甘蔗的良田,藉这些良田生产的甘蔗原料支撑一部份日本作战的需求。简单来说,屏东平原在二战时期生产的甘蔗成为日本军需品,而从事生产的人从战前的台湾人转而变成战俘与台湾人,由于台湾人是日本国民仍有薪水可拿,而战俘营战俘的处境可想而知势必更艰困。

根据李展平先生笔触下的形容,让我们可以深刻体验到日军对待战俘如牲畜。例如战俘生病时无医疗,如奴隶一样在河床採挖砂石,装上台车,再运载至高雄港作左营军港建设。有时要到屏东糖厂去搬运沙糖包,经常有人精神错乱,也有的自杀。战俘的微弱生命在战争时期如同宋朝苏轼在《前赤壁赋》所言的「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一般渺小,令人同感悲鸣。

不过,在恶劣的环境下,仍然有人性的光辉在暗夜中微微发亮。据台籍监视员林全信回忆,战俘营严格禁止监视员与战俘交谈、来往,但信仰基督教的林全信仍认识一位加拿大籍士兵,并把一本《圣经》送给他,该加拿大人将《圣经》献给战俘营的教堂。将近一甲子的时间过去,1999年8月间,台湾战俘纪念协会何麦克陪同下,加拿大人肯特来台感谢林全信。加拿大人说,自小父亲就说有位台湾人送了《圣经》给他,因此来台感谢林全信。念念不忘此事的战俘传给了后代,这件事让永恆美好的人性大大地彰显。

一个在陌生的国度属于人性的关怀温暖,暖流流入了永恆的天堂也回到人间。那位战俘认知的台湾人或许是日本人;那位林先生或许只希望圣经让战俘承受的苦痛减少,但是一个战时递送圣经的动作、一个在回国后放弃仇恨只充满感恩的动作,两位都谨守他们的信仰更实践了圣经路加福音之道︰「你们倒要爱仇敌,也要善待他们,并要借给人不指望偿还。你们的赏赐就必大了,你们也必做至高者的儿子,因为他恩待那忘恩的和作恶的。」这是何等感人的情操!

每年的11月,世界战俘营协会皆会安排各国战俘倖存者与家属走访旧地追悼亲人与朋友,今年应也不例外。六年前,新闻报导来自英国行动不便的Bessie拄着助行器,妹妹Carol走遍父亲住过隘寮营区,用残破的景像填补失去父亲的空白。

Bessie当时站在父亲曾经遭受苦难的土地上,感受到父亲当年蒙受的苦难与思念家人的心情。她向父亲说「经过这幺多年的诉衷与怀念,但愿我们依然能够找到真切的言语,告诉你,我们是如何以成为编号4620631大兵的家人为荣,这位大兵是我的丈夫、我的父亲、我的祖父,以及我们心中的英雄,HenryEmmanuelLee」。

二战后71年,娓娓读到这段新闻,用心体会到战争的残酷无情,仍不免让人鼻酸,笔者由衷希望,为了让更多台湾人能够认识到战争中除了冷酷的枪林弹雨外,其实也有非常多属于美好人性的动人故事值得流传下来,建议政府在现今的旧隘寮战俘营成立二战战俘史蹟纪念馆,如同欧洲的战俘营成立纪念馆一样变成历史的活教材,让台湾人民面对这段历史时,省思台湾充满苦难的过去时能够认真深刻,与属于永恆的人性之爱能够世世代代在台湾传承下去。

笔者认为,台湾要成就伟大国家、台湾人要成为文明人类时,首重心灵层次的提昇,这种提昇要先从史实找到前人在这片土地上所发生的真实故事,用心与它对话,最终自我淬鍊成良善的人性。

寻访台籍老兵李展平写出悲怆|社会|中央社即时新闻CNANEWS

麟洛战俘营-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博客来-战火纹身的监视员-台籍战俘悲歌

博客来-前进婆罗洲-台籍战俘监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