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急急死人 ◎盛宜俊

时间:2020-07-07 作者:

说到尿急,这个难登大雅之堂的话题,或许听来有点尴尬,但要偏偏遇上了,又没得到适时的解决,那煎熬和痛苦,真非当事人所能理解。
清朝有个雍正帝,因为接位过程受到质疑,皇子们个个心里都非常不服气,总想藉机找碴好挑战他的权威。
一日有位皇子在上朝论政时,向雍正稟报其内急想上厕所,皇上口头虽答应,但心里不甚痛快,暗怨他忽视皇权。后来此皇子犯了事,被他抓着了把柄,于是关押了他足足十二年之久。要说是君臣彼此积怨多年才遭此祸事也可,但在皇权至上的古代,庙堂是多幺严肃的场合,怎可因尿急而不顾君臣礼仪私自离场,会得此横祸,也能说出个道理来。
然而人有三急:尿急、便急、屁急。任何一急,要真犯上了可都会要人命呀!能赶在无法忍之前找着了地方解放,那是种幸福;要是非得忍了再忍,不能忍也得忍时,那可是生不如死啊!就我个人来说,还真遇上了好几次,如今想来,可谓余悸犹存啊!
年轻还在念大学时,有回中秋夜回老家找好朋友烤肉。或许当天大伙聊得愉快,禁不起朋友的劝饮,多喝了好几罐啤酒。然而隔日因为要上课,当晚非得赶在午夜前回学校宿舍,否则因门禁管制就会进不了宿舍。
眼看时间有点晚了,我拦了辆计程车赶紧北返。车子才开上高速公路不久,我就开始有了尿意,但为了不耽误时间,心想忍忍就过去了。如此熬过了大半个钟头,也过了前个休息站,却感觉膀胱短时间内快速胀满,彷彿已到达了临界点。我实在忍不住了,赶紧催促司机找最近的交流道下去。幸亏一下交流道,路旁出现了间庙宇,我才得以解了困。
又有一次,我参加某校研究所考试。为了想熬夜读书,那晚我喝了好几杯咖啡提神。明明第一节考试前,我已上过数次厕所,但才拿到考卷不到二十分钟左右,那熟悉的恐怖感觉又上了身。随着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我的脸逐渐扭曲胀红,额头冷汗直冒,右手抖颤的写着答案,左手却用力紧握,完全靠意志力在支撑。好不容易答完了题,在来不及检查的情况下,短时间内我交了考卷,不顾监考老师讶异的眼光,就直往门口冲。幸亏那次考前準备尚称充分,没受到尿急的影响,还是被我给考上了。但如今回想起那次喝咖啡提神的唐突作为,差点毁了一年才有一次的考试机会,说不害怕那真是骗自己。
还有一次,是陪学生毕业旅行时所发生的糗事。有一阵子,因为下定决心减肥,我拿苹果和香蕉当做早餐来吃。我记得那次主要是到中部旅游,如由桃园出发,大概得在高速公路上行驶个三小时,才会先到台中参观第一站的科博馆。司机很体贴,每到一个休息站,都会安排足够的时间让师生们下车方便。而沿途的休息站,我一个也都没放过,照理来讲应该不会又出什幺问题。
哪知就在下交流道前的几公里处,高速公路似乎刚出过什幺车祸,车子大排长龙的,行驶有如牛步。逐渐的,那熟悉的感觉又出现了,莫非是吃了那些水果惹的祸,心里开始不安起来。与前几次相比,这次感觉更严重了,因为塞车所耗费的时间长短是无法预料的。我的心里又慌乱起来,双手不由自主的紧按压着下腹部,深怕一个鬆懈恐怕要尿湿裤子了。万一真忍不住溃了堤,在这帮孩子面前出洋相,那我这老师往后还真没脸面在学校待了。于是愈想愈害怕,愈想愈紧张,嘴里只能狂念着菩萨佛祖保佑什幺的,那心情就犹如即将面对世界末日般惊恐。
好不容易车子下了台中交流道,我眼见机会来了,赶紧跑到司机旁耳语几句。司机也算贴心,找了路边停靠开门,而我则是一路狂奔找厕所。眼看前面有间百货公司大门敞开,我如遇救星般正要冲进找厕所,却被里面的服务人员给制止了。他说还没到营业时间,要等到準备工作完成后,才能开厕所的铁门让我进去方便。吃了闭门羹后,我只好又狂乱的在路旁奔跑寻找,终于找到了间麦当劳,畅快的解了我的燃眉之急。
上了车,只见一车的小朋友错愕的表情,大概是搞不清楚老师为什幺要冲下车,又为什幺要在人行道上拚命狂奔。我赶紧闭目装睡,免得孩子多问,让我更加难堪。
现在,我会更加小心了。当面对一些重要场合,或者某些情境,在无法掌控的情况下,万一再次发生尿急的情况,是否还能次次安然度过,那实在是难以预知的呀!同时我深刻感受到,憋尿的痛苦真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对我而言,是种恶梦,也是种不堪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