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世界再也没有日本人,也不会怎幺样

时间:2020-07-07 作者:

就算世界再也没有日本人,也不会怎幺样

  四分之一日本男性终其一生都不会结婚。

  日本「终身未婚率」的计算方式,是计算那些年满50岁却从未结过婚的人有多少。2015年人口普查资料显示,男性终身未婚率达23.4%,也就是说每四名男性中就有一位永远不会结婚。

  与此同时,日本女性的终身未婚率却只有十分之一。这数字的落差有些蹊跷,在没有大量与外国人联姻的前提下,日本女性究竟都是跟谁结婚去了呢?莫非有一群很抢手的离婚男子,可以避免女性终身未婚?日本媒体都对不婚数据忧心忡忡,因为这似乎印证了时下流行的说法:日本男性已经沦为「草食男」、「佛系男子」。

  有些研究将日本男性的不婚率归咎于男女就业平等法上路,女性得以经济独立无需仰赖婚姻。1985年日本首度推行男女雇佣机会均等法,而不婚率确实也是从1990年代开始飙升。不过如果女性经济独立真的是人们不再热衷于结婚最主要原因的话,为什幺终身未婚比率较高的会是男性而非女性呢?

  与「草食男」一词相对的是「肉食女」,意指食物链颠倒,由女性来捕杀男性。一听就觉得充满了性别歧视,会流行这种词彙的社会,很难想像是因为性别太平等所以大家不结婚。举例来说,全世界男女最平等的北欧社会,人们并不特别看重结婚的形式,同居伴侣拥有一样好的法律保障,许多夫妻是一起生了几个孩子之后才决定结婚的。在这样的开放社会里,不婚不会导致生育率下降。但日本不然。

  

  日本人的不婚伴随着的是不生、少生。2017年一整年,日本只有946,060名婴儿诞生。这是自1899年官方统计数据开始以来出生人数最少的一年。与此同时,去年有1,340,433名日本人死亡。统计学者预测,日本人在21世纪会急速减少。现今日本还有1.27亿人,到了2100年,会少掉三分之一,剩下8,500万人。

  日本同时也是世界上最不欢迎移民,甚至堪称积极惩罚移民的国家。2016年,出生在日本、受日本教育长大的印度裔青年Gursewak Singh被要求「如果你想获得日本国籍,爸妈就得被遣送出境」。Gursewak Singh的父母是印度锡克教徒,1990年代成为难民逃到日本,但二十多年过去,他们全家都没有取得正式居留资格。这意味着一家人无法拥有稳定的工作,没有健康保险,生活朝不保夕。当时只有十七岁的Gursewak Singh说:「我自认为是日本人,我不懂为什幺日本不接受我。」

就算世界再也没有日本人,也不会怎幺样

  与其他已开发国家相较,日本并没有尽到包容难民的国际责任。虽然截至2015年底有近14,000个庇护案件进入审查程序,但日本在这一整年只接受了27名难民。再前一年,这个数字是11名。这些数字究竟有多糟呢?比利时人口不到日本的十分之一,在2016上半年就处理了超过13,000份的外国人庇护申请,接近三分之二受到核可,其中有1,975人未成年。德国人口占日本人口的三分之二,在2016上半年的256,715人中,批准了174,230份庇护申请。其中包括51,185名儿童。

就算世界再也没有日本人,也不会怎幺样

  换句话说,日本长期以来的移民政策,跟川普没有太大差别。就是从根本上拒绝移民,并且不惜拆散他们的家庭。

  如果日本的移民政策不改变,而日本女性的生育意愿也没办法止跌回升,不管上世纪90年代以来政府祭出多少生育奖励政策都没有用,总有一天世界上不会再存在任何日本人。但一个没有日本人的世界会怎样呢?其实从全球的观点来说,也不会怎样。只不过日本的文化、日本的认同,不再有人延续而已。日本就像古希腊一样,变成往昔的文明之一,只留存在考古记载之中。

就算世界再也没有日本人,也不会怎幺样

  2014年我写了一篇文章,分析《无缘社会》一书中提到的日本孤独死趋势,认为死了没人祭拜的现象本身不是真正的问题,见猎心喜把这种现象拿来炒作、轻率指责人跟人之间过于冷漠的媒体才有问题。这篇评论引起一些反弹,认为不近人情。到了现在,才开始出现一些真正有意义的讨论,正视现代社会中祭祀的重要性不再,死亡观也已大幅改变的事实。

  炒作一个煽情的议题只需要自我感觉良好的媒体就够了,但看穿背后真正的问题则考验对于人类存在本质真实的探求。就像现在检讨年轻男性成了佛系男子、草食男一样,大部分的日本舆论都不真的关心为什幺男性要负责成为人际关係中「肉食」的那一方。以及如果四处猎食性对象的肉食男真的那幺值得鼓励的话,为什幺推动育婴福利的新锐国会议员在妻子待产时出轨,就得辞职退出政坛?到底日本社会是鼓励还是不鼓励男子「肉食」?

  是否正是这些男性/女性就该怎样怎样的标籤,加上融入社会与职场求生的压力,沈重到让人宁可终身不婚?如果人们真心要探讨终身未婚的问题,应该是出于对于不婚者真实的关心,而不是出于对生育率低迷的恐惧,因为后者不过就是一种卑劣自私的动机。如果一边对内施加无谓的压力,搞到人人不想结婚不想生育,一边又拒绝外来移民加入丰富自己的文化,灭亡也只是刚好而已。

  人不是国家的工具,不是社会的工具,他们从没有要求自己被生到这个世界上,更没有为了群体繁殖下一代的义务。让活着的人感觉到活着是幸福的,他们就可能愿意追逐爱情,进而生育下一代。指着他们的脑袋说他们不够努力,则完全无济于事。

延伸阅读:

Japan forces a harsh choice on children of migrant families

决定集体灭族的种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