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人类生来就带着容易腐坏的肉体与精神,也千万别成为外鲜内腐

时间:2020-07-07 作者:

我其实是个悲观的鲁蛇,尤其到了冬天,往往从早上开始就被悲观的思绪缠绕着。

虽然我常常想用清朗的心情面对每一天的开始,但很少能如此。多数时候的早上,我的心总像是被忧郁的绳索綑绑,无力欲泣地从被窝中爬出。

一天中最让我期待的往往是吃饭和睡觉。对于不菸不赌、没时间,又没有什幺兴趣的我来说,这是生活中最美好的时刻。

我爱吃的食物不少,不挑食的我也爱吃生鱼片。不过,我小时候却吃过鲭鱼的苦头。人们常说鲭鱼是「外鲜内腐」的食物,所以自古以来日本人似乎就没有生食鲭鱼的习惯,甚至有句俗谚形容鲭鱼「还活着就开始腐坏」,可见它有多幺容易让人吃坏肚子,所以我到现在还没吃过生的鲭鱼。虽然常想着「总有一天要吃吃看」,但我去的都是偏僻的廉价居酒屋,那种店里根本没有卖新鲜的鲭鱼生鱼片,而如果我继续做现在的工作,我想我大概永远没机会吃到吧。

「算了,或许现在这种生活也别有一番滋味!」我总这样自我安慰。

「请你尽快过来。」

突然接到一个请我去搬运遗体的工作,地点是医院,内容是把过世的病患从医院运回自家里。我匆忙準备了一下,便立刻冲往现场。

当我赶到病房,往生者已经断气了一个多小时。我看见床上长眠着一位身材瘦削的年长女性。她的脸上没有盖着白布,有几位家人相拥啜泣,有一位像是往生者丈夫的年长男性站在一旁,目不转睛地瞧着往生者的身影。

「我来得太早了啊⋯⋯。」我心想他们或许一时之间还没能从亲人离世的情绪中抽离,病房里瀰漫着一股无法接受「殡葬业者」到场的凝重气氛。我也十分尴尬,觉得自己就像「不请自来、不识相的不速之客」。

和我一起来的护理师也不发一语,犹豫着是不是要对哀恸逾恆的家属说出该把遗体搬出去的话。我们心照不宣地退到病房外的走廊,等待家属的心情平静下来。

「妈⋯⋯妈⋯⋯。」大概是少了我和护理师这两个外人,家属也不再顾忌,很快就听到病房里传来凄厉的哭喊。我和护理师在门外听着,什幺事也无法做,只能低头默默等候家属抽离悲伤。

「⋯⋯对不起,让您久等了。」过了不久,病房里的哭声渐渐平息,一位男性出来要我们快点把往生者搬出去。

「咦!?」当我碰触往生者的遗体,发现并没有出现死后僵硬的情形,背部也残留着体温,这种情况反而会令人怀疑往生者为何没有了呼吸,只是她的口鼻已经飘出了遗体特有的异味,家属似乎也闻到了这股味道。

通常我会尽快冷却遗体,但面对这种情况,心里却有几分犹豫。因为把乾冰放在还有余温的遗体上,很可能会对那些正在伤心至亲离去的家属造成二度打击,但是不这幺做的话,又会让遗体腐坏得更严重。我无法一个人承担如此重大的责任,只好要家属自己决定。

「刚刚才过世的,异味已经这幺重了啊⋯⋯。」

「是啊⋯⋯。」

「不过,这也没办法⋯⋯,癌细胞已经转移到全身,她的身体早在活着的时候就已经腐坏了⋯⋯。」

往生者的先生如释重负般地说出心里的感受,可以想见,往生者和长期照护他的家人不论是在精神上,还是身体上,必定都受尽了病魔的折磨。儘管离别令人哀伤,但是对往生者和家属来说,此时不都是从痛苦折磨中获得解脱的一刻吗?

而他那句「她还活着就已经开始腐坏」的话却深深震撼了我,只是,我有着不同于他的另一种诠释。

某种角度来说,人也是一种生鲜物体,不只是身体会失去鲜度,就连我们的精神也很容易枯萎、腐坏。遇到不如意或烦心的事情时,精神很容易就会萎靡不振,失去活力。所以,我常想如果世界上有一种能让人类的精神心智永保活力的保鲜剂就好了,可惜没有。但如果问我什幺可能具有类似的效果,我想或许是了解生命是有限的吧。

每个人都必然迎向死亡,但我们可以选择人生的每个当下,究竟要活得萎靡不振或是神采奕奕?我想基本上没有人想要浪费大好时光,过着萎靡的生活,但却又无法让自己斗志高昂、永保活力。

看过无数死亡的我,总觉得深陷委靡不振的泥沼时,不妨「把每一天都当成是人生的最后一天」来过,甚至可以拉长到一星期、一个月、一年。虽然每个人的情况不同,但将每天当成最后一天来过的「保鲜思维」 倒是很能提振人心, 把握当下。而要让这种想法不只是流于「假设」,就必须下定决心,相信心灵的巨大作用。

我在痛苦的早晨总是这样提醒自己:

「不要想太多⋯⋯。」

「先好好过完今天。」

「把全副心力放在今天吧。」

「尽力过好今天就是成功。」

我们生来带着一身容易腐坏的肉体与精神,而我们究竟能让自己的人生活得多幺饱满昂扬?我相信,我们多奋力,就会看见多美好的人生。

人活着确实应该尽情享受人生的美好滋味……。

嗯!今天也要在心里注入一道保鲜剂,好好过完今天,和下一个、下下一个今天!

书籍介绍

《那些死亡教我如何活:一位清扫死亡现场者20年的生死思索》,时报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我们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特扫队长,服务于Human Care股份有限公司LIFE CARE事业部。一九九二年起负责遗体处理、净身纳棺、遗体搬运、遗物处理、垃圾清理、特殊清扫、消臭消毒、驱除害虫等业务。现为特殊清扫部门负责人。其部落格:《特殊清扫「戦う男たち」(特殊清扫「奋战的男人们」)

近距离接触遗体的清理师——特扫队长二十年全纪录,亲笔写下每个房间的人生故事和生死思索。

清扫死亡现场,一个最接近生命真相的工作;人似乎要站在死亡面前,才看得清生命的轻重。

25个死亡房间,25个一辈子受用的人生启示。每个房间故事,都是你梳理人生的契机。

就算人类生来就带着容易腐坏的肉体与精神,也千万别成为外鲜内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