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儿女还在也有机会申请!从电访到照护,你不能不知的台北市「

时间:2020-07-07 作者:

被定义认可的「独居老人」有一天,兰州国宅的个管师在讨论会中提起:「张先生是列册的独居老人──」坚叔不解:「难道还有未列册的独居老人吗?」个管师点点头:「是的。」直至此时,市联医团队才恍然大悟:不是所有的「独居老人」都享有政府一样的照顾,甚至有许多非列册的独居老人,社政单位根本不知道他们住在哪里。

就算儿女还在也有机会申请!从电访到照护,你不能不知的台北市「

内政部独居老人的定义

● 年满 65 岁以上之单身独居老人,以目前居住之事实为依据。
● 一户两位以上老人,係指其中一人缺乏生活自理能力。
● 与子女同户籍,但子女未经常性同住﹙老人有连续3天以上独居事实者﹚。
● 与子女同住,但子女缺乏生活自理能力。

长照定义的独居老人,也是依内政部门槛设定的;但如果一个老人住在台北市,没有其他家人同住,或是家里有亲人只是寄户口而已,或是只有两个老人相依为命,算不算是独居老人?

以台北市来说,年满65 岁以上,单独居住本市,且无直系血亲卑亲属居住本市者,便符合独居条件。若夫与妻同住、且均年满65 岁,且无直系血亲卑亲属居住台北市者,便算列入独居老人。

但还是有些不符合标準的弱势老人,因为周边的条件受限,能够利用的资源更少,相对上他们取得长照的相关讯息也会更少。仁爱院区的黄乔煜医师,举了件个案:

房子只有地上使用权的老奶奶……

大安区最东边,山坡上住了不少独居的长辈,土地的地权是公有的,他们只有「地上使用权」而已。我们在发掘个案时遇到一位老奶奶,自己独居在山上,从山下要爬很多阶梯才能到家。她有两个女儿,一个女儿远嫁韩国,一个女儿嫁在桃园。独子因为毒瘾问题被关在勒戒所,丈夫过世了,平常就靠着儿女分摊生活费。在我们介入之前,老奶奶有些身心情绪状况,每个月在桃园的女儿会抽空来带她去看医生,帮忙準备一些吃食,但无法常常陪在奶奶身边照顾。

女儿很愿意接奶奶到桃园就近照顾,但是奶奶习惯了30几年山上的家,不肯搬去桃园,居家医疗团队介入后,提供了整合性长照服务给她,帮她申请了一些居家服务的资源,每周有人陪着她到附近的市场採购兼出门走一走,个管师帮忙申请了警铃设备,安排独居老人的电话问安……奶奶因为身心情绪问题,少跟人主动沟通,邻居悄悄告诉我们:「奶奶之前因为儿子吸毒被指指点点、又遭了几次小偷,她白天晚上都门窗紧闭,很防人的。」好在她经过「观察」后,愿意开门让我们进去,当信任感建立了,发现她其实是很能聊天的。

一段日子过去,奶奶的女儿紧握个管师的手,满是感激:「多亏了你们的帮忙照顾,让我的负担减轻了很多,到底台北桃园间,路程上还是很有段距离的。很多时候,我真的是心有余、力不足,兼顾不到啊!」之后,女儿如果接到邻居的通风报信说奶奶又怎幺不对劲了,她可以边赶路,边先请团队帮忙照看。「就心理压力来说,你们真的可以让我喘口气,那种无能为力的慌乱是旁人很难体会的。」

台北市虽然是很繁荣的首善之都,其实在很多角落里依旧有很多需要帮助的老人,不知道有资源可以帮助到他们,市联医在能力所及的範围,透过团队主动发掘,虽然一步一脚印很慢,但看到受惠的老人,还是很欣慰。像这位老奶奶,不是中低收入户,因为她有地上权的房产,以独居老人来看,有社福资源会做定期关心,但因为个管师介入了,联繫各个资源,透过健康服务中心、老人服务中心,会定期电话问安或是访视。

瑞萱主任认为:「这些在定义不上不下的老人家,团队应该也要去协助他们。」曾有里长发现,社区中有老人实际上是一个人独居,虽然儿女也居住在台北市,却无法常常就近照顾,当老人行动不便或日常生活起居有身体不适时,只能打电话找个管师协助;有不少老人符合独居条件,但本人及其家属不知道,等市联医团队发现了,才协助他们完成申请。

举例来说,台北市现在有很多屋龄4、50年、甚至更久的老旧公寓,设计落伍,可能连楼梯的每一阶高矮都长宽不一,扶手栏杆摇摇晃晃,可是如果以台北市目前的房地产行情来讲,屋主根本就不可能是弱势嘛!是不是该有排富条款或什幺办法可以跟上时代、依现实状况来修改?社会局虽然说:「中低收的条件都会定期做修改。」可是老实说,以台湾这样贫富不均的现况,这些「有其屋」的老人,很难被长照包罗进去,因为中低收户的名册越多,国家负担越大,补助就会越大,所以势必要有一个基準线。

对于有安全线保障的个案,他们有低收、中低收证明、是列册的,或独居列册的,政府就会给资源援助,这很重要,因为「身分」可以名正言顺的用长照补助费。假如不是中低收,是一般户,可是经济上明明又很有限,想使用长照资源,几乎全部有自付额负担。

以日本老人为借镜,有些老人日常生活过日子的确是有捉襟见肘的困难,却因为拥有比没有还糟的丁点家产,得不到国家眷顾,变成子女势必要「介护离职」──离开职场回来照顾他。等照顾一段时间后,老人逝世了,子女也老了,没有办法再回到职场,换成子女的生活经济有问题,变成了「世袭」的弱势老人;或是手足中可能有单身的,没有人可以照顾他的又老又病阶段,就变成拖累到手足的「手足伤害」,高龄社会的老人悲歌,令人扼腕叹息。

台北市政府对独居老人的定义

条件包括:

一、年满65岁以上,单独居住本市,且无直系血亲卑亲属居住本市者(若长者与亲属关係疏离者,不在此限)。

二、虽有同住者,但其同住者符合下列状况,且无直系血亲卑亲属居住台北市,列入独居:
● 同住家属无照顾能力。
● 同住家属一周内有连续3天(含3天)以上不在者, 列入独居,但间歇性不在者,不予列入。
● 同住者无民法上照顾义务、无照顾契约关係者。

三、夫与妻同住且均年满65岁,且无直系血亲卑亲属居住台北市者,列入独居。

台北市社会局对独居长者的照顾服务

● 本市相关福利及法律谘询
一般长者:有 / 独居长者:有

● 电话问安及关怀访视服务
一般长者:无
但若失能者依需求,有接受长照或居家医疗等服务则有 / 独居长者:有

● 营养餐饮服务
一般长者:有 / 独居长者:有

● 日间照顾服务
一般长者:有 / 独居长者:有

● 居家服务
一般长者:有 / 独居长者:有

● 文康休闲活动安排(长青学苑、长青社团活动)
一般长者:有 / 独居长者:有

● 机构安置服务
一般长者:有 / 独居长者:有

● 老人保护服务
一般长者:有 / 独居长者:有

● 紧急救援系统
一般长者:可自费装置,费用约2千元
独居长者:有

● 前往本市立联合医院就医,免付挂号费服务
一般长者:无
独居长者: 免付挂号费

● 补助民间团体办理独居与失能长者服务案
一般长者:有 / 独居长者:有

● 其他服务:例如民间团体于农曆春节举办相关活动或赠送御寒衣物、棉被等
一般长者:无
独居长者:优先服务

就算儿女还在也有机会申请!从电访到照护,你不能不知的台北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