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也有「一种哈味」:是霸凌还是流行语,先想想你为何乐此不疲

时间:2020-07-07 作者:

从今年的11月23日开始,网路上开始疯传一则影片,内容大家肯定不陌生,就是一位中年妇女说:「哈密瓜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因为它有一种哈味。」这句话不但人人都朗朗上口,甚至粉丝专页的小编们都开始使用,藉此让自己在乡民心中有个很好亲近的印象。

而此态势甚至有愈演愈戏谑的情况,以至于让周伟航老师都出来呼吁:「哈密瓜太太的发言并没有损及共善,只表达个人的美学偏好,但因为使用符号与常人不同,就被不特定的群众拿来嘲笑。」甚至将此窜烧的事件定调为一种对于异己的「霸凌」,希望大家赶快停火。

然而大家真的都是出于「霸凌」这个原因,或不经意和无意识导致此后果吗?如果把所有出于恶意嘲讽的人排除,剩下的人是为了什幺要把「有一种哈味」乐此不疲的传唱呢?

其实这个现象之所以短时间内如此火热,不外乎两点原因:

    「哈味」一词唸(听)起来实在太搞笑 「哈味」这个词的概念实在是太新鲜了,之前几乎没人使用过

其实尼采(Nietzsche)曾经在一篇分析语言的小文章《语言本质裏的双重性》中指出,语言有两个重要部分:

    语言基础(Tonyntergrund) 姿态符号(Gebardensymoblik)

前者指的是音调的高低起伏、无形无状,如果在音乐中就是抑扬顿挫的旋律;后者指的是以姿态和动作,透过更多音韵来使其变成有意义的字词。尼采为这两者的关係使用了一个专有名词「音响音字」(das konsonantisch)。

而以上的分析,充其量只能指出第一点的原因「太搞笑」,而无法透过更具体的意义使其变成更有深意的字,也就是尼采哲学里极为重要的基础元素-「隐喻」(Metapher)。

所以如果哈密瓜太太是说:「我不喜欢哈密瓜,因为它有一种哈味。」那对于语言的探究可能就嘎然而止,但可喜的是哈密瓜太太在论述的前提中多加使用了「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此一概念,那幺这下关于尼采哲学的「隐喻」门槛算是进入了。

试问诸君是否在一些脸书粉丝专页或个人用户上观察到一个现象:有人讲了一段具有价值判断的命题,当有人留言「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或类似的逻辑结构语句时,常常有用户或粉专的小编回:「这是一种哈味吗?」虽然难以判断这两者之间的联繫关係是否牢固,但至少能确定「语词刺激后的形象摹本已经诞生」此一符号的重要意义确实存在。

尼采认为「语言」是人类最早的文明,其先发时间甚至早于人类的「已知用火」。而人类之所以让语言发展越来越成熟、描述越来越精细的原因之一,不外乎是「缩短彼此沟通的时间成本,加速共同体的建设效率」,在此前提之下,语言本身就意味着具有应因现实需求下的扩充性与创造性。所以尼采才在其着作《强力意志》的409、522节中说:「概念和语词是我们从人类头脑蒙昧、不求甚解的时代继承来的遗产。」、「语言是建立在最天真的偏见基础之上的。」

尼采认为,作为语言单位的词仅是事物的隐喻。所谓的「隐喻」,与稍晚于尼采的瑞士语言学家,同时也是现代语言学之父的索绪尔(Saussure)用来表示语言之本质「符号」这一概念十分相近,其主要特徵是任意性。索绪尔认为,语言符号是概念与音响形象地结合,这种结合完全是任意的、不可论证的。

而在周国平的博士论文《尼采与形而上学》一文中更进一步指出:「在尼采那里,隐喻任意性则不仅表现在所指与能指的结合是任意的,而且表现在由此结合而成的语言符号与事物的原型是完全不相干的。」

尼采也有「一种哈味」:是霸凌还是流行语,先想想你为何乐此不疲

「一种哈味」如果在语言意义上不仅是一种流行,而是能够成熟发展出「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的涵义,那也算是在资讯量爆炸的网路时代里,算是一件虽然既是突兀,却又是值得欣喜的事情。而其正面意义甚至远超出前几年也流行过的网路用语「囧」、「淡定」,或现在与之并行的「Yee」。

其实说认真的,与其花好几个小时的篇幅,讲解普罗塔哥拉斯(Protagoras)的「相对主义」,或是尼采的「透视主义」对于现代文明的裨益,还不如一句「一种哈味」来得更简洁有力,且更容易融入网路流行用语之中吧?说搞笑一点,甚至比亚洲统神的「尊重友善包容」更来得传神。

当然,诸多重视伦理学的学者的担忧也不无道理,如果「一种哈味」此语言的操作真的往更坏的极端处漫溯,还真的有可能会演变成一种另类霸凌事件,甚至对使用此语字的太太形成一种心理压力或伤害。但我认为重视此事件是否演变(或已经)成霸凌的学者,可以试着把当中的细微处挑选并分离出来,而非呼吁大家全面禁止使用。一方面这样才不会显得置身于网路文化漩涡中不通情达理,也能如尼采所重视的往「创造性的善」一途昂首迈进。

毕竟说真的,形容哈密瓜的味道的专有名词尚未形成主流共识,即便再多的人证明真的有此概念存在也没任何意义,因为这只能证明这在过去中文的词语使用中,未曾产生想描述哈密瓜口味的需求,但就算今天禁止了在未来也可能出现,那还不如趁现在把握契机,把它的外观形象发展塑好,犹如一个捏陶师把此语意塑造成更美好的艺术品,一如尼采说的:「即使是自己的思想,也不能用语词完全表达出来。」《快乐的科学》244

不过尼采不仅是哲学家、语言学家,同时也是一位探究心理学无意识状态的大师,而对于总是有那幺多新词诞生、却又逝去的网路流行现象,尼采曾经留下一句值得让我们深思的话语:

「大家都需要新的语词作为闹铃,一旦这些闹铃开始叮铃噹啷,苦闷的生活就好像有了一种节日般的热闹气氛……大家都在逃避着回忆和内心生活。」《作为教育家的叔本华》5

当然,尼采的洞悉不一定是正确的,但是热衷于使用流行用语的朋友们也可以不妨思考看看,你如此追求那些新颖酷炫的语词,会不会是与你内心的某种状态相对应呢?

尼采的哲学总是在任何惊世骇俗过后的角落,不忘提醒大家一件生而为人最重要的价值:认识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