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仨」同行学会爱─张栢淳与陈靖娸的故事

时间:2020-07-10 作者:

文字/Elaine  摄影/Jason Ho

自小父母离异,赡养费的斡旋让栢淳常被夹在父母之间,叫他不胜其烦,「又不是我导致他们离婚的,为什幺要我因为他们的问题如此烦恼不已?」父母离异,让结婚等同离婚的观念于栢淳的心裏根深柢固,他向自己承诺过,自己一定不会结婚。

定下九个月爱情限期
中学二年级那一年,栢淳的妈妈偶然经过一间教会,看到历奇营的宣传海报,就为栢淳报名了。营会中,栢淳认识了其中两位弟兄,他们热情地邀请他参加教会聚会,在盛情难却之下,栢淳开始去教会,更因为学会弹奏吉他的关係,获传道人邀请加入青少年敬拜队。「我对吉他相当热衷,一练习就长达六小时。弹奏吉他成了我吸引女孩的方法,亦因而受到一位姊妹的青睐,开始了第一段恋情。」

初尝爱情滋味的栢淳,为了摆脱父母离异的阴影,用心投入这段感情,对于女友呵护备至,管接管送,但最后恋情只维持了九个月,便因撞见女友有第三者而告终。「那时失恋的打击让我伤心欲绝,回家途中我不断火车上流泪。相隔两年,我才认真开始第二段恋情,可是这段恋情亦只维持了九个月。」

接连两次的失恋打击,让认真看待爱情的栢淳完全失望,使他下定决心,为每段恋情加了一个期限——九个月。「既然我用心去爱,付出也得不到收穫,那为什幺我还要付出呢?我自此决定不会再浪费那幺多时间在女孩身上。」

2005年七月,栢淳于教会找到了第三个女友,他暗暗下定决心,要在九个月后甩掉这个女孩,岂料这个女孩自那刻起,不只打破了九个月的期限,最后竟是让这个情场浪子许下终生承诺,她就是靖娸。

脚踏三船分分合合
「靖娸自小在恩爱的父母疼爱下成长,她觉得第一个交的男友就是结婚对象,一旦交往就要全程投入,但她初恋就遇到了我这个『贱男』。」以「贱男」、「衰男人」来形容自己的栢淳本质并非如此,他只是改造自己的价值观与思想。

与靖娸交往八个月后,栢淳开始对她若即若离,「我由始至终抱着到了九个月,靖娸就会甩掉我的想法,所以不如我先预备抛弃她,总好过再度被人伤害。」栢淳那时一直与不同女孩有暧昧关係,高峰期更曾一脚踏三船,为了陪伴各个女友,更试过一天之内看同一个演唱会两次。栢淳与靖娸在分分合合的关係中不断拉扯,不明就裏的靖娸,开始发现事实的真相。

靖娸本于对栢淳本性的信任和对初恋的执着,让她觉得这份爱情可以等待。「他从未公开过我们的关係,有很多蛛丝马迹让我知道,其实他背后有很多女孩。有时他会在教会无故失蹤,经常打电话找不到他;他亦与别的女孩外出,我也曾亲眼撞见他与另一个女孩在一起。那时很难过却只能埋在心裏,不敢与其他人倾诉,又怕影响其他人对他的看法,但其实很多人都看得出来。」纵然很多人劝靖娸放弃,说栢淳不值得如此等待,但她却单纯相信上帝会改变他。

我们「仨」同行学会爱─张栢淳与陈靖娸的故事

栢淳与靖娸在教会相识多年才交往,当时年纪虽小,却在爱情上面临重重考验。

过往恋情使心却步
随着靖娸对栢淳的一往情深,让栢淳的内疚感开始增加,也让他开始了心裏的挣扎。靖娸的言行有时会勾起栢淳以往恋情的经历,让他感到却步,冷淡的对待她,更把她放到末后的位置。「我故意对她说:『是我贱、是我衰,你不如跟我分手吧!』她却回答:『你是很好的,上帝的爱要我包容你,是祂答应要我与你在一起的。』我心裏也不免想:『你不要这样好吗?我不是好男人。』」

即使栢淳曾有片刻想过回头,然而「很多人都认为我是『贱男』,我就唯有继续贱下去。难道要我突然对靖娸说:『我很爱你』吗?这是谁也不会相信的,那时因为无人相信,让我继续向着这个方向走下去。」而他对教会没有归属感,去教会只是为了向上帝交差,以两个小时的时间来证明,自己也愿意将躯壳留在教会崇拜听道。

同时,教会里用多个规条限制自己,随着内疚感日益增加,让栢淳对信仰产生质疑,最后他一怒之下,到海边向上帝大叫:「我现在不信你了!你有本事就给我看看你有多厉害!我不想再去教会了!我不要每次去教会都被其他人指指点点,弄得我好像很差似的。我觉得不回教会很爽!」上帝果真听了栢淳的呼求,亦如栢淳所愿,彰显祂的大能。

重病驱走混乱关係
2007年十月,自对上帝呼求的一个星期后,栢淳因头痛欲裂进了医院。入院后还不知天高地厚,一直没进过医院的他,因为可以结识护士而雀跃万分。「岂料进去遇见竟是清一色的男护士,我就想马上离开,医生却说我不能走。原来我患了脑炎。」脑炎严重可至昏迷,甚至下半身瘫痪,栢淳每天头痛,食不下咽,又不断腹泻,三个星期的住院,体重只剩49公斤。

那时受尽折磨的栢淳承受不住,向上帝祈祷求祂医治,更于住院期间读完整本属灵书籍。「住院这段时间裏,唯独靖娸风雨不改,从不间断来探望我,又叫弟兄姊妹为我祈祷,其他女朋友却从没出现过。上帝就好像藉着这个病,叫所有不清不楚的关係通通消失。」在廿种脑炎病毒裏,只有三种有药物根治,而栢淳幸而就是患上这三种的其中一种,最终痊癒。

大病初癒后,栢淳下定决心改变生活,但不知从何入手,唯独将一切交在上帝手裏。「我向上帝承诺,我会放弃以前糜烂的生活,不会再投入乱七八糟的关係裏;我决定要用功读书,完成自己的本份。医生怕我会复发,建议我做运动,让我开始喜欢上跑步。最重要的是,我学习让全部人知道,我张栢淳有女朋友,肯定靖娸的存在及身份,介绍她给我身边的人认识。」

急于求变陷入严峻考验
挥别过去一切的感情,栢淳与靖娸的感情看似出现转机,靖娸多年的等待看似终于见到曙光,然而这段感情却要进入比先前更严峻的考验。栢淳急于求变,希望追回以前流失的时间,希望能成为一个好社工,要完成自己设立的一个又一个目标来取得成就。

「我是变好了,但只有专一的部份改好了,依然将靖娸放于最后。我本着一个心态,就是『改变』需要付出心思与时间,因为那些成就是需要时刻奋斗才可以追赶得上,到年纪大了就为时已晚。我的心态也有转变,以前我总觉得靖娸会与我分手,她无法给予我安全感,让我无法专一与她在一起。经历风雨后,我肯定她怎样也不会离开,所以我将她搁置在旁,自个儿享受努力过后取得的证书与成就。」

这段爱情,就如以两人三足的方式进行长跑比赛,栢淳讲求速度,靖娸讲求同行。栢淳抱的心态是要拖着靖娸向前冲,即使她跑不动,也要向前冲。「我想胜过时间,但靖娸却愈来愈辛苦,我会嫌弃她跟不上我的脚步,但过往她却是以包容和忍耐待我。我渐渐以自己的观感,成为她的人生教练。然而她想要的却是一个男友,一个能给予她真正陪伴和沟通的伴侣。」

对于靖娸而言,面对栢淳的改变让她更添难受,更教她难以与栢淳相处。双方的追求并不一致,更让她曾萌生放弃的念头。「很多时候我跟他说的话,他却没放在心上,或是一无所知。教会的朋友觉得他改变了,我也不想破坏他的形象。当他慢慢改变,我曾经有想过,上帝是否给陈靖娸的使命就此完结,我在张栢淳的生命中便能从此功成身退?」当靖娸陷于生命的挣扎,八年的感情教她难以轻易割捨,最后在牧者的帮助下,让栢淳开始反思真实的信仰,也让他正视与靖娸的关係,开始与她真正同行。

我们「仨」同行学会爱─张栢淳与陈靖娸的故事

两人曾于去年一起到非洲马达加斯加进行短宣。

誓约前牵起彼此的手
栢淳在改变后上进心相当强烈,往往认为自己要做好本份,上帝才会亲自帮助他,即使他的心接受信仰,还是事事从人的角度来思考。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罪人,始终不完美,总觉得自己还未能受洗,牧者见此便告诉木百淳:「上帝并非要我们完美才能成为基督徒,而是让一个不完全的人,在祂手中被塑造成像基督的人。」

那时栢淳才明白,靖娸犹如上帝给予他的天使,以基督的爱来爱他,让他想回应这份爱,他决定向靖娸求婚,靖娸也答应了。他们接受牧者辅导去面对婚前的种种难关,最后靖娸也得到栢淳的道歉:「他以为自己这几年努力改变了好多,但他意识到自己忽略了许多真实的需要,而我也不懂得如何包容,这是我们需要学习的事情。我生命的破碎,由父亲牵我踏上红毯的那一刻,才完全得到医治。」

调整了两人的步伐,栢淳学习放慢脚步,去关心和了解靖娸的需要,将脚下一早被甩掉了的带子重新绑上,让两人开始同心同行地準备生命的新一章。2015年十二月26日,张栢淳与陈靖娸于上帝面前许下至死不渝的诺言。

「上帝以十年的光景,用恩典琢磨了我们,我们到今时今日,依然有要被祂改变的地方。」无论困苦疾病,两人共誓要一同跨过,「往后我们将会面对许多风风浪浪,过程可能是辛苦,但这段三人行的关係,由上帝带领我与靖娸,将会踏上最美满的路程。」(香港影音使团提供)